冷cp教教主

爱我所爱,写我欲写。
北极圈常客,萌冷cp体质。

【巴杰】Pirates10

ACT10  Kraken

 

 “那,那是什么声音?”Mullroy不安地握紧了身侧的配枪,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头。

又是一声,那听起来离得更近了。他们感觉到船身剧烈地晃动了一下,油灯摇晃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

大海在被搅动,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接近。

“你刚刚说那是什么?”Murtogg调转枪口对准了Jack,又惊又惧地发问。

“Kraken。”Jack走到角落里那堆干草堆边坐下,“你们可以准备好遗嘱了。”

两个人对望了一眼,Mullroy嗤笑了一声,好像这能让他喘口气,他斩钉截铁地说:“这不可能!那只是传说而已!”

Murtogg好奇地看向同伴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有这么一个传说,Davy Jones手下有一只怪兽,它有着巨大的触手,一下就能把你的脸给吸下来,然后把整艘船拉进海底深渊。”Mullory激动得脸上的肉都在抖动,“The Kraken!”随即话锋一转,他十分笃定地说道,“不过那也就是个传说而已,没人见到过。”

“存在的。”角落里的Jack开口,“如果没人见到过,传说又从哪儿来呢?”

这话让Mullory噎了一下,“反正我不相信。”他不甘地哼了一声,背过身去。

“Well,等你见到的时候,就不得不信了。”

少年清亮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赌气,这让人总觉得的像是在开一个恶作剧般的玩笑。

Mullory转身正打算好好和这个小鬼理论理论,结果下一秒,“砰——”木屑飞溅,整个人往后飞去直直撞到舱壁才滑下。

他看到一条粗壮的、满是吸盘的触手疯狂地在狭小的监牢内挥舞,连带着铁栏也极度扭曲变形。极度的惊恐让他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他下意识想要去摸枪,但是手剧烈地颤抖着没有一丝力气。

Jack死死地扒着舱壁,冲着那两个倒在地上已经呆掉的海军大喊:“快开枪啊!”

这声叫喊让两个人回过神来,淡淡的硝烟味蔓延开来,触手吃痛退出了船舱,同时也失去了Jack Sparrow的踪影。

“糟了!我们快上去!”Murtogg推了一把Mullroy,两个人快速冲到甲板上,却发现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想象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四周泛起了白茫茫的雾气,好几条巨大的触手在白雾的遮掩下出奇不易地卷走甲板上开枪的人,一根桅杆已经被折断,尖锐的端口狰狞地暴露在空气中。而更多的触手从海中升起,船身开始大幅度地摇晃起来。

“Fire!Fire!” 副官Mercer在甲板上声嘶力竭地下令,慌乱的海军多少镇定了一点,开始往炮筒里填装炮弹。

“你们两个怎么在这?Jack Sparrow呢?”

Mullroy和Murtogg齐齐打了个激灵,两个人看着面前的Beckett连忙报告:“大人,刚刚有条触手伸进了船舱,他不见了。”

Beckett沉思了一下,望了眼仍旧在肆虐的触手,立刻转身向船长室走去:“你们两个,跟上。”

 

“船长,我们真的要和Davy Jones一起去面对英国海军吗?”Gibbs望着Barbossa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甲板上那些明显心思不在活计上的船员。

“没错。”Barbossa摸了摸肩上的猴子,递过去一粒花生米。他扫视了一下甲板上的船员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可是那是英国皇家海军啊!而且我们弹药还没有那么充足!”一个船员犹豫着喊出了大部分人的想法,“我们要面对的可不止一艘船!”

“我们这边也不仅仅两艘船。”Barbossa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,“消息应该传出去了吧……”

“什么消息?”Gibbs敏锐地意识到了问题,“有关Jack的?”

Barbossa肩上的猴子吱了一声跳了下去,它很快攀上了绳梯,最后停在了吊杆上。

“Aye——毕竟想抓Jack的可不止一个人。”

 

“放开那个箱子。”Beckett的声音很冷,手中的枪稳稳地对着正想跳窗逃走的Jack Sparrow。看到地板上躺着两个看管箱子的士兵,紧跟在后边的Mullory和Murtogg连忙端起枪来。

“不放。”Jack一下子把箱子搂在了怀里,一副无赖姿态,“再一次见面了,Lord Beckett。”

“那个东西是你引过来的吧。”Beckett紧盯着Jack,不放过对方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,他深知海盗的狡猾,“不对,应该说,这东西是来抓你的吧?”

“没办法,我很看重信誉的,不像某人。”Jack意有所指。

Beckett半句话都不应,扣下扳机就是一枪。

与此同时,一颗炮弹飞进了船长室。

Mullroy又一次狠狠的撞上了舱壁,在昏迷过去前他朦朦胧胧地听到什么人的叫喊,那声尖叫经过不断挤压变形传入了耳中——

“是西班牙!!是那个海上屠夫!!”

TBC

emmmm开学了。

评论

热度(12)